喵喵喵叽_什么都很废柴

爱他就给他开后宫x
攻控/主攻派,小学生文笔龟速更新,极限手速是一小时千字。不太会回复评论但是都会看
火影偏爱扉斑和鸣all,对认定的cp轻微洁癖,目前雷柱斑及扉受
假面骑士映an本命,缓慢补剧中

不能搞车真的很不方便,开始注册AO3了,等待邮件中……

2019-01-22

【扉斑】睡前故事-正篇

*是给我大可爱讲过的睡前故事,之前发过一半梗概

*没有逻辑,仅供一乐

古老的王国有两样让国王为之自豪的珍宝。

价值连城的传国明珠,忠心耿耿本领高强的骑士长,一个被国王每天随身携带,一个每天随身保护国王寸步不离。

白发的骑士是王国的传奇,人民称颂他为光明女神祝福之子,没有魔物能从他锐利如雪的剑锋下逃脱,战无不胜,无坚不摧。

某一夜却有恶魔潜入王宫,国王保持着难以置信的惊恐神情死在了御榻,胸腹被开了个鲜血淋漓的大口子,终日伴国王就寝的明珠却不在他怀中了。

一同消失的还有英勇忠诚的骑士长。

那恶魔凶神恶煞,对宝物早有觊觎,骑士长对其拔剑相向却不敌,也被抓走了;侥幸逃脱的宫人如此哭诉,引...

2019-01-11

玩食之契约的时候看着我的竹筒饭:这发型和衣服可真是和斑一模一样,除了头发是绿的裤衩是白的
看着我的B-52鸡尾酒:咦,你这白色短发和面瘫脸是不是挺像扉间……精密机械法师风格……外表冷漠内心火热什么的也……

看着(我没有的)麻辣小龙虾:这轻蔑厌恶人类的脾气,这火爆强悍的战力,这热起来就脱衣的豪放……这和北京烤鸭互相嫌弃的别扭劲儿,看似幕后大反派又是能抽到的设定……(戴上了八百米滤镜)

2019-01-06

毫无意义的片段

他又梦见斑,反反复复。

他被晦涩的黑暗笼罩,心知这不过一场梦魇化作牢笼锁链,却只能眼睁睁看见虚无的黑暗里唯一光亮的事物。

——那是斑。

确切地说,是被他隐秘藏于村外实验室的、斑的尸体。在冰冷的水中泡过所以有些肿胀,但并没使这具皮囊变形扭曲,经他一番仔细修饰和生前面貌别无二致,只是苍白得像褪了颜色,毫无生气。就横陈在冰冷的实验台上,他漫无边际地想,不过这样总是不太利于保存,也许他该找个大一点的培养罐,或者尽快动手,将这具宝贵的肉体分割存储。

也许应该先理理他的头发,纠杂得像海藻似的,又粗硬得如同一蓬杂草。他望着那凌乱墨迹一般浓黑的长发出神,被黑发包裹的斑看起来莫名的脆弱,皮肤被衬成大片无...

2018-11-25

又被亲友提醒了,就把外链的长图也处理了(居然还有个又被点赞了有点怂)事实证明自己割的腿肉这种东西隔一年再看的确是能吃的……全部忘掉之后再看就有种新奇的陌生感,才知道“原来这玩意儿看起来是这样的哦”“这篇的风格原来被我写成这种感觉了喔”,居然还有种被喂粮了的错觉,好刺激鸭。

然而羞耻还是完全没能避免呢!看着看着就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捂脸。是处刑自己的感觉没错了……我还是接受不了这个!!简直尬到坐立不安,结果还是没有勇气细看到底ni

幸好wps里那些半截的暂时也补不全,有空再说吧……等熬过这一波作业就找空把写了一半失去快落的压寨夫人5搞一搞吧,还是沙雕安全(说得好像你很擅长沙雕似的x)

可惜了...

2018-11-21

我不说爱他。

他与我是同一种人,这事实彼此都再清楚不过。冷漠,讥诮,狠厉,不择手段,乃至对这世界的热爱。

不同只在于野心。我想要的是更为宏大更为美好的东西,因此也就理所应当地对他安分守己的念头不屑一顾。但我们都是足够清醒的人,知道矛盾就在那里,总有一天会从幽暗的裂缝里探出漆黑爪牙撕破表面的平静,也就安然淡然听之任之。各取所需的相处没什么不好,方便且高效,没有哪个忍者会乐意沾染上额外的麻烦。

因为我们都不会再爱,所以再合适不过了。我不会告诉他,但我的确是这样想。

我不必爱他,不会爱他,也不能爱他。我只是需要他,暂时。当失去变成习惯之后,你就可以把一切筹码都轻松放下,不会再有顾虑,只会有一...

2018-11-19

我要笑死了,三年前的我想出来的玩意儿一个比一个玛丽苏(醒醒你现在也是),什么落魄贵族家的女儿经过淑女学院的磨练被选为王妃,和英俊又不羁假装风流情种的王子在宴会相看两嫌,然后王子发现这个看似爱慕虚荣的女人其实又烈又单纯会和看不顺眼的贵族女杠起来,还一点都不在乎他和其他名媛调情,就觉得“这个女人引起了我的注意”,然后倔强又美好的女主角被王子在一个暴雨夜爬床(什么玩意儿)威胁她打掩护躲过侍卫的搜查,就此发现王子其实有更深层的一面,之后你在舞会上给我解围跳个舞,我尾随你去学校开屏顺便斗个嘴,你在滚草坪的时候给我当个肉垫,我对你温柔帅气的钢琴老师吃个醋,订婚宴亲那么一亲,生日礼物误会那么一误,王室阴谋搞...

2018-11-02
1 / 5

© 喵喵喵叽_什么都很废柴 | Powered by LOFTER